我被发现代表班级失去了工作。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未经赔偿改变了雇主。

市一中院二审改判用人单位无需赔偿

找人代班丢了工作,他冤吗?

本报(记者王长鹏记者宋宁华)失去了工作,因为他正在寻找代表他工作的人。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订立劳动合同纠纷申诉,并发现劳动者未经授权搜查违反原则的人个人表现应被视为劳动合同的基本原则。违规,二次雇主的判决不需要支付非法终止劳动合同的赔偿和其他费用。

未经公司同意

未经授权寻找替代者

钟先生是船舶技术咨询公司(以下简称“船舶公司”)的船舶检验员。他主要负责评估和评估预装计划,现场监督和装载,以及安全评估和报告提交。原先计划于2016年10月30日,钟先生被要求监督货船上的风力发电设备的运输。然而,由于钟先生于10月29日前往上海学习,他与航运公司负责人协商,负责人同意另一名。公司的员工暂时值班,但他们只能在装货后进行最后润色。之后,钟先生了解到他的课程已经调整到10月30日。他觉得他可能会在10月29日完成货轮的运输,所以他再次打电话给航运公司的负责人,说他不需要某人否则为他工作。

事实上,钟先生于10月29日晚抵达上海,货物发生在10月30日上午。当场的真正监督是钟先生的朋友。双方当场通过电话沟通。在装载期间,由于风电设备捆扎带的安全问题,货机的机长和钟先生在电话的另一端发生争议,导致货物暂停。在双方同意用气囊更换表带后,货物于11月1日恢复运输。

船公司得知此事后,于11月9日通过电子邮件通知钟先生,他的未经授权的代位违反了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并决定解除钟先生与船公司之间的劳务关系。钟先生申请劳动仲裁,并要求船公司支付非法解雇劳动合同的费用。最后,仲裁裁决支持钟先生的要求。运输公司拒绝接受诉讼,并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该命令不支付上述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钟先生先前已经解散了船舶和船舶公司的负责人,并在离职期间与货船装载现场保持联系。它没有对运输公司造成实际损害。虽然存在过错,但并不构成违反基本劳工纪律和职业道德。此外,运输公司没有明确的规则和规定来定义转换行为的性质和后果,因此一审法院不支持运输公司的索赔。航运公司拒绝接受上诉,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未经授权离开帖子

是根本违约的

在第二种情况下,航运公司呼吁劳动合同应该亲自履行,这是劳动者的责任。船公司向钟先生分配的任务应由他自己完成。根据现有的通话录音,运输公司的负责人只同意钟先生在发货后会找人接管整理工作,并不同意他可以离职。 。然而,钟先生未经授权离职,并将所有工作交给其他没有资格和能力的人。他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劳动合同和基本的劳动纪律。运输公司有权相应终止劳动合同。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钟先生找朋友的“替代”或“顶级”的行为,主要是履行劳动合同。钟先生要求其他人按照自己的优点履行劳动义务,并应提供证据证明他们已获得雇主的同意或批准。然而,目前的证据显示,该船公司的负责人只同意钟先生在装运后会找人接管整理工作。钟先生最终离职后未获得航运公司的同意,而钟先生要求他人代表他执行的劳务内容未被加载。整理船舶背后的工作。因此,钟先生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劳动纪律,导致公司终止劳动合同。航运公司主张不应支付非法终止劳动合同补偿和其他费用,应予以支持。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